使用指南
当前位置:关注森林 > 思想评论 > 综合评论 > 正文

中华穿山甲功能性灭绝?不,远没到放弃的时候

媒体:物种日历  作者:花落成蚀
专业号: 2019/6/17 12:42:49

昨天,大家的微博可能都被下面这个“穿山甲功能性灭绝”的新闻,以及讨论这个新闻的内容刷屏了。

仔细一看新闻,发现内文说的是环保NGO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绿发会”)宣布,中华穿山甲在大陆地区功能性灭绝。绿发会的论述如下:

“据绿会在广西、江西、云南、湖南、安徽、广东等中华穿山甲传统分布区域的实地调研,并结合绿会穿山甲保护项目合作伙伴、志愿者的红外相机野外记录和走访情况,近三年内,仅有效记录并查证到11只中华穿山甲,且在中国大陆地区长期未监测到中华穿山甲野外种群的存在。目前,除在中国台湾地区有1.5万到2万只中华穿山甲外,我国其他地区均未见或仅见零星个体存在。因此,可以判定中华穿山甲种群在大陆地区已极度稀少,呈功能性灭绝状态。”

功能性灭绝是指,物种的残存种群中已经没有个体能够繁殖,或者种群过小,在不利遗传以及人类活动的影响下,无法在生态系统中维持种群。著名的例子有、、等。

我反对中华穿山甲在大陆地区功能性灭绝的说法。原因有二:

1.论断的证据不足;

2.可能导向的保护策略未必有利。

为什么说证据不足

先说证据。因为缺乏总体性的数据,中华甲在大陆的分布情况不是很清楚。但近几年,国内还是有不少中华甲救助案例的。就我知道的,黄山区域去年几个月间连续救了两只,然后放生了。有救助,还不止一只,这说明当地很可能有一个小种群。我倾向于认为中国南部有零星小种群,它们分布于云南、广西的边境区域,福建、浙江、江西、安徽、广东的山地区域。

另外,绿发会没有拍到中华甲,不代表别人没有拍到。近期,华南某省的某个保护区里,红外相机就拍到了穿山甲的踪迹。但因为害怕有人偷猎,保护区甚至推掉了能作为政绩宣传的央视报道。结果一转头,有人宣布中华甲功能性灭绝了?

这是当地在短短几个月间第二次救助穿山甲。图片:新闻截图

在新京报的报道里,也有专家对绿发会的提法有质疑:

“多位穿山甲研究者均对记者表示,判断一个物种是否已经功能性灭绝要格外慎重,需要足够的科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濒危物种科学委员会的曾岩博士对记者表示,‘中华穿山甲应该还到不了功能性灭绝的状态。根据去年红外相机以及零星观测到的数据,在华南地区可能还有能自我维持的小种群,但是特别小。’”

谁才是评定的权威?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IUCN猫科专家组成员罗述金:

“一般来说,一个国家的野生动物管理部门或者国际The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对于物种或种群状况做出的官方评估被认为是公认的信源。其他科研工作者,保护工作者或者机构,理论上都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和研究调查的结果,不过严格来说,都是提供建议和信息以供相关部门考虑。”

为什么可能对保护策略不利

再说影响。这是我最忧虑的部分。话语的权威来自它避而不谈的内容,基于它未能做到的事情。宣布大陆“功能性灭绝”之后,中华穿山甲的保护策略会发生改变。怎么改呢?我们不妨顺一下,假设,现阶段国家将投一大笔资源到穿山甲保护上,有没有功能性灭绝的论断有什么不同:

1.大陆的中华穿山甲没有灭绝:那么我们应该开始大规模的排查,去找到那些小的种群,然后用高强度的保护力量建立一个小保护区,甚至辅助一些迁地保护的手段,提升保护区内的数量,并完善人工养殖的实力。

2.大陆的中华穿山甲功能性灭绝:那么我们应该改变策略,因为已经功能性灭绝了,那么理性的做法是放弃对野外种群的救助。我们更应该花更大力气再引入别的种群,花更大力气去做人工繁育。

台北动物园饲养的人工繁殖中华甲。图片:花蚀

再引入的话,能引入什么甲呢?中华穿山甲在台湾有比较稳定的种群,越南也有种群但未必很稳,他们都不太可能抓野生的给我们野放。台湾的人工种群很小,特别金贵,给我们野放的可能性更加渺茫。

难道说要放生那些缴获的马来穿山甲,来个腾笼换鸟吗?这也太恐怖了……巧的是,绿发会的微信公众号发了一系列给野放马来穿山甲辩护、造势的文章,看来他们真的是想做这个事儿了。在中国除云南西南部以外的地区野放马来穿山甲是一件很扯淡的事情,因为当地本来没有马来甲,这么野放相当于人为制造物种入侵。

况且,那些零星的中华穿山甲小种群还存在啊。我们难道真的要放弃它们吗?决不能!

近几天,绿发会每天一篇文章,论证马来穿山甲能在中国野放。我认为,在有分布证据的云南西南部放生马来甲倒也还可以,如果要在别的区域野放,那就是荒谬。

远没到放弃的时候

现阶段的穿山甲保护确实有很大问题,需要更多的关注,需要更大的投入,需要更果决的行动。我认为这样的关注、投入、行动,应当聚焦于那些还没有失去的野外小种群。

我们应当这么做:

1.马上、立即、立刻、当即展开摸底大调查,搞清楚哪里还有野生小种群;

2.建立保护区,严格保护这些找到的小种群,杜绝盗猎;

3.如有需要,展开迁地保护,让基因库接近的小种群聚集在一起,科学增大某一地的种群密度,提高繁殖效率。

中华穿山甲其实是一种适应性极高的动物,中国南方的森林本来就是它们生活的沃土。我们需要的,是给它们一个不折腾的可能性,它们就能够恢复。

我们应该相信中华穿山甲,不要放弃最后的机会。

阅读 248
思数码商城总代 浙江宏伟供应链集团有限公司 全球专业无人机资讯 红木家具大概多少钱 互相学习投资理财_个人理财的快乐 呼吸健康管理平台 安徽市东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官网,东旭餐饮 北京别墅装修设计,专业写字楼,宾馆,酒店 酒店床垫生产厂家 首页_安徽大美食代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上海妙滴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儿童学习书桌椅厂家 杭州印前科技有限公司-首页 欧美高端品牌家具设计生产厂家 整体定制家具直销网 免费在线设计室内效果图 新华电脑学校官方网站 儿童乐园设备 废品回收_废品回收站 青少年儿童家具十大品牌